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国民理财神器”风光不再,余额宝收益率跌破2%

第一财经 2020-04-07 19:43:09

作者:郭璐庆    责编:石尚惠

大部分货币基金产品将在2%以下的水平维持较长时间

几年前,投资货币基金能带来5%左右甚至超过银行理财收益率的情形,在短期内难以再看到了。

由于市场流动性持续宽松,货币基金收益率随之不断走低。支付宝数据显示,截至4月6日,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为1.978%,这也是其自2013年成立以来首次跌破2%。

除了货币基金,国债期货也紧跟着刷新历史。4月7日,国债期货大幅收涨,5年期主力、2年期主力合约均创上市以来新高,5年期主力合约在盘中触及涨停,2年期则封住涨停。

“今天债券整体收益率下得很多,3年、5年都下了近20bp(基点),这种情形是之前没有经历过的。”上海某公募债券交易员告诉第一财经。

业内人士预计,未来货币基金收益率会继续小幅走低,大部分产品将在2%以下的水平维持较长时间。

天弘余额宝货基收益率不断走低(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余额宝收益率跌破2%

一度是“国民理财神器”的余额宝,收益率如何创下其成立以来的历史新低?

简单复盘可以看到,2017年1月1日,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为3.289%,2018年1月2日,曾达到4.394%的高点,随后便一路走低,并从当年9月17日开始进入“2%+”时代。到了2020年1月1日,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仍为2.433%,不过在近4个月后,流动性宽松就体现在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收益率上,7日年化收益率跌破2%,降为1.978%,也就是说年初至今下跌了45.5bp。

4月3日,央行宣布对县域农村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商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利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这也是央行今年第三次降准。并时隔12年首次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市场流动性持续宽松。

数据显示,4月7日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全线下行,隔夜品种下行19.5bp报0.8060%,7天期下行5.8bp报1.7730%,14天期下行15.5bp报1.3820%,1个月期下行8.2bp报1.6590%。

与此同时,作为观察资金面松紧的重要风向标,DR001(银存间隔夜质押利率)从1月17日之后持续下行,由最高3%降至目前最低的0.6%。

由于货币市场基金主要的投资品种是短久期国债、金融债、高等级信用债、存款、存单和质押式逆回购等资产,此类资产与央行货币政策、银行间资金面高度相关,因此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的接连“下台阶”也就不难理解。

“为确保产品的安全性,我们对各项风控指标要求都远远高于一般的货币基金产品,收益也会跟随市场下行。”对此,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经理王登峰表示,长期货币政策维持宽松,利率维持低位,但短期倾向于认为货币市场利率在低位将面临一定的波动。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截至目前最新数据显示,可统计的299只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最高为3.051%,最低为0.383%,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为2.0271%。

业内人士也预计,未来货币基金收益率会继续小幅走低,大部分产品将在2%以下的水平维持较长时间。

机构套利资金涌入

除了整体流动性宽松的影响,基金经理的操作也直接影响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

“现在短端整体在1%左右,其实就是压中长期的期限利差,票息的决定收益率比较低了,主要是靠资本利得。”前述上海公募基金交易员告诉第一财经,“货币基金的久期大部分在90天左右,配置主要集中在同业存单,像民生、华夏这种是1.2%,北京银行等一线城商行在1.25%左右。”

第一财经了解到,天弘余额宝的操作以短久期策略为主,当前拉长久期有三个危害,一是期限利差很窄,拉长久期不能明显提升收益;二是低利率水平下未来收益率上行,带来的冲击更大,将给产品带来较明显的负偏离压力;三是可能会损失未来较好的再投资机会。

“我们在流动性管理上一直保持稳健的态度,余额宝的久期仅有60天,远低于其他货币基金的90~120天,现金比例、高流动资产比例都要远远高于其他同类产品,完全可以应对潜在的流动性影响。”王登峰也向第一财经表示。

需要看到的是,由于收益率下行,一些对收益敏感的用户会选择赎回,转投其他收益更高、风险更大的理财产品。不过,相对于散户的资金流出,部分机构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做法。

“散户可能对目前收益率不太满意,但机构的钱进来很多。很多是在银行间或银行自己的钱,央行降准释放投不出去的钱,可能都会放到货币基金里面。银行的负债成本已经降到比较低,现在也有一定的套利空间,很多银行有配置的需求。”上述上海公募债券交易员称。

另外,即便是在收益下行的背景下,货币基金规模却逆势出现近万亿的增长。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月末,货币基金规模为80776.08亿元,年初则为71170.56亿,也就是说,今年前2个月货币基金规模增加了9605.52亿,接近万亿的体量。

业内人士分析,主要原因是此次疫情对所有风险资产甚至避险资产都产生了较大冲击;其次,自疫情爆发以来,居民的消费活动减少,支出也相应减少,不少留存收入选择了流动性和收益相对匹配的货币基金。

利率债分歧凸显

除了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创新低,国债期货也在刷新历史。

4月7日,国债期货大幅收涨,10年期主力合约涨0.72%,创2月3日以来最大涨幅,5年期主力合约涨0.93%,2年期主力合约涨0.5%,均创上市以来新高,5年期主力合约盘中触及涨停,2年期封住涨停。

与此同时,银行间现券收益率全线下行,10年期国债活跃券收益率下行8.25bp报2.507%,盘中跌破2.5%关口,创下2002年6月以来的新低,10年期国开活跃券收益率也下行7.5bp报2.975%。

围绕着无风险收益率下行空间及利率债投资机会与风险的讨论,也成为买卖方之间的焦点之一。

国泰君安覃汉的观点是,央行“量宽价松”帮助市场重新建立和强化债牛预期,10年国债收益率跌破2.5%挑战2002年2.3%~2.4%的低位只是时间问题。但从利率曲线的角度,中短端利率确定受益于货币放松,长端利率受到财政发力的压制或存在一定扰动,下一阶段判断利率曲线将会继续牛陡,对行情要保持“贪婪”。

一位私募债券人士提醒,需要看到的是,在高度不确定性环境下,境内投资级债券确定性较好,具有一定避风港配置价值,但缺乏明显的超额收益空间,未来收益率虽有下行空间但有限。

也有卖方分析人士提示利率债的风险:尽管短期在货币政策的影响下,收益率无法出现过快的反弹,但至少当前需要警惕收益率下行空间不足的问题。对于配置盘来说,可以坚决采取卖出的策略,对于交易盘来说,则可以考虑收益率随下随卖的策略。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